机器 结构比较简单

  因道路紧邻城区、需通过岩石山等,只能采取安全、精准的静态爆破施工,需要风炮工人开凿炮眼。他们早出晚归,风雨无阻,在石壁上、粉尘中忙碌。图为工人打炮眼的同时,渣土车及时运走爆破的碎石块,加快施工进程。

  这里的工人来自全国各地,平均年龄在40岁左右。图为风炮工人在岩石峭壁上施工。 王老三和工友们正热火朝天地操作风炮机,粉尘在他们的周围肆意横行。

  若洞深打到1.8米,按10元一个洞;没有,则进行相应的减扣。图为小杨在与计数的工作人员沟通,说自己打的洞是合格的。

  炮眼需深达1.8米,2米长的风炮钻杆最后仅剩下一个“头”。打一个炮眼大概需要15分钟,一般每人每天可打40个左右,日收入约400元。图为擦拭眼里粉尘的工人。

  工人们住在工地边临时搭建的简陋工棚里。对他们来说,每天至少需要洗两次澡,中午、傍晚各一次。图为正在洗澡的工人,设施简陋所以就在露天洗澡。

  每天中午加上吃饭的时间,他们有两个小时的短暂休息。图为睡着的工人们,短暂的休息对于他们来说是很珍贵的,因为都是男人所以没有顾忌太多。

  图为傍晚,王老三在整修有问题的风炮机。他说,机器结构比较简单,一般自己都能修好。

  据一位相关的负责人介绍,炮机师傅采用两班倒的上班时间表,上白班的工人不再安排上晚班,但个人也可以申请上晚班。挑灯夜战的夜班风炮机工人,则需要从傍晚干到凌晨。

  图为王老三正在挑灯夜战抓紧施工。他说:“像这样的高温天,上晚班要比白班舒服些,没有太阳晒。”

  图为一名工人在宿舍的侧面洗澡,漫天的绚丽晚霞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。此刻的他只想洗干净之后去吃饭,劳累了一天想早点睡觉。

  图为深夜,工人们在工棚附近的高处乘凉。虽然工作辛苦,但有着不错的收入,工人们很知足。风炮施工不仅劳动强度大,还得面对严重的噪音和密集的粉尘。刚开始,一天下来,两只手臂连抬起来都困难,耳朵轰鸣不止,甚至感到痛庝。

  

上一篇:障碍物或者隧道一般都是弹药爆破 下一篇:在经过一天的施工后